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稳住别浪 > 第四百二十四章 【交易】(今天初四,恢复更新~)

稳住别浪由求小说网(m.qiuxiaoshuo8.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傍晚才回来,吃了口饭就赶紧码字,总算是没食言~)
    ·
    第四百二十四章【交易】
    冰岛的那个小农庄屋子外,一个身影从道路远处缓缓步行而来。
    步履不疾不缓,从容来到了农庄前的栅栏门外,轻轻抬了下戴在头上的灰色帽子,对着监控探头露齿一笑。
    “你知道我来了,开门吧。”
    咔咔几声后,电子锁开启,栅栏门缓缓拉开。
    这人随手把帽子重新戴上,却又压了压帽檐下的黑色头发。
    木屋前,他静静站在门廊之下,看着后面那片农庄里,人为制造出来的一片生气勃勃,嘴角露出一丝古怪的微笑来。
    轻轻伸手,在门的把手上旋转了一下后,木门就被拉开了。
    客厅里,壁炉烧的正旺。。
    一条厚厚的毛毯就铺在炉火前,电将军盘腿坐在毛毯上,面前的木几上还摆放着一些酒和吃食。
    抬头看了看来人,电将军只是笑了笑:“你居然弄了一个亚裔的躯壳?华夏,还是霓虹?”
    神宗一郎随手把帽子扔在了沙发上,缓缓走了过去,却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客厅里。
    沙发上,白鲸仿佛安静的睡去,眼帘闭着。
    “霓虹。”神宗一郎摇摇头:“有问题么?”
    “可惜了,我没有准备清酒。”电将军笑了笑,拿出一个杯子来,随手倒了一些,推到了神宗一郎的面前:“我自己酿的,我尝过了,味道还不错。”
    神宗一郎缓缓的坐下,就学着电将军的样子,盘腿坐在对面,拿起酒杯来嗅了嗅,然后道:“你躲在这里,就做了这些事情?”
    “不然呢?难道我去找你们大打大杀么?”电将军似乎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我都不着急,可是你怎么忽然这么着急跑来见我?”
    “我见过它了。”神宗一郎说着,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挑了挑眉毛:“不错,给我带十桶走。”
    “只有六桶了,不过可以都给你。”电将军语气很无所谓的样子。
    然后,电将军才静静的看了看神宗一郎:“它……怎么了?”
    “它领先了,而且……”神宗一郎忽然叹了口气,缓缓道:“就在前几天,我去见了它,然后……我差点就忍不住动手了。”
    电将军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我骗过了它,当时我的伪装,它应该没有看破,否则的话……它一定不会放我离开。
    不,我甚至猜测,它自己可能都没发现问题!
    否则的话,它不会那么轻易的让我离开!
    所以,我认为,或许因为某个我无法理解的,特殊的原因,连它自己都没察觉到。”
    “你的意思是?”电将军皱眉。
    “我刚才说的很明白了……它,领先了!”
    电将军脸色一动!
    神宗一郎叹了口气,目光炯炯,缓缓道:“它的那个选中者,有问题。”
    “什么问题?”
    神宗一郎的手稳稳拿着酒杯,缓缓又抿了一小口,才低声道:“它的选中者,是个很有趣的小家伙,我见过他两次。
    第一次的时候,我就认出了这人是个选中者,我也猜到是它的……不过除此之外,没看出什么异常。
    第二次见面是在前几天,而那个小家伙,已经进入了空间的感悟。”
    电将军听的很认真:“领悟了空间,显然,这个选中者的资质很不错……但,距离决赛还很远吧。”
    “不。”神宗一郎的目光里瞬间露出了一丝古怪来:“如果只是这样,我可不会这么快跑来见你。”
    顿了顿,他才摇头,语气变得严肃了许多,道:“我们都很清楚,领悟了空间后,自身就会在空间之中映射……
    而我看他,看的很仔细!
    他……不在这个空间的刻度之中!”
    不在空间的刻度之中!
    这句话说出来,房间里忽然陷入了死一半的沉寂。
    电将军的头垂了下去,只是能看出来,他的眼皮在微微的颤动着。
    过了会儿,他才抬头盯着神宗一郎,断然道:“悖论!
    它自己的选中者的刻度,它自己怎么可能看不到。
    而却被你看出来了?它却依然毫无察觉?!
    这可能是它的某种伪装……不,可能是它弄的一个骗局。
    也许你只是被它戏弄了,我可不想陪着你再上当一次。”
    神宗一郎却反而不着急反驳了,他居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才缓缓道:“所以我来找你。
    我的方向不是生命,但你的是。
    也许我看的不准,但你看的一定比我准。”
    “你想让我去看看那个人?”电将军眯着眼睛想了想。
    “如果是我看错了……那么就当我欠你一次。
    如果连你也确定我看的没错的话……”神宗一郎说到这里,停下了话语。
    电将军深吸了口气,皱眉道:“那样的话……那么,它,确实是领先了。
    而且,领先了很多。”
    神宗一郎放下了酒杯。他的语气听起来非常的坦诚:“我们不是朋友。”
    “当然不是,我们中间谁和谁都不是朋友,而且……”电将军忽然笑了一下:“所谓的“朋友”这种说法或者无聊的感情,只是人类这种低级生灵的产物,你我都不该有。”
    神宗一郎听了,脸色变得有些古怪,轻轻的说了一句标准的华夏语。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电将军听懂了,他点头:“你的意思是,我们在人类世界待的时间太久了,所以……”
    “你不也一样。”神宗一郎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旁边沙发上昏睡的白鲸。
    “她可是你的手下。”
    “是的,是我的手下,而且还是我很欣赏的一个手下。”神宗一郎却摇头道:“但是自从她瞎了一样的居然真的把你认做是科洛……我就觉得我大概是看走眼了。
    一个瞎眼到这种程度的蠢货,不配再被我重视了。”
    电将军笑了:“看,这就是你说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在这个世界待久了,已经开始沾染上了那些情感,你现在的这种情感叫做‘失望’,不是么。”
    神宗一郎毫不客气的冷笑:“那么你呢?你不也是一样。你躲在这里,和这个女人在一起算什么呢?像小孩子一样的过家家?情侣的生活?还真是相亲相爱啊……”
    电将军面色平静:“我有我的原因,我不会为人类而产生什么无聊的情感的。”
    “是么?”
    神宗一郎忽然诡异一笑,缓缓伸过手去,就捏在了白鲸的脖子上:“那么,我现在杀掉她,你应该不会有任何反应吧?”
    “请便。”电将军脸色丝毫不变,摆了摆手:“如果你想要玩这种无聊的试探的游戏的话,你杀了她吧。”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神宗一郎皱眉,然后缓缓的松开了手指。
    他盯着沉睡的白鲸看了几秒钟:“我以为你会把她变成你的选中者。毕竟,白鲸的资质也算是相当不错的。我当初选中的那一批人类,都是人类之中的佼佼者。
    而且,她也会非常听你的话。”
    电将军却抬头看了看摆放在墙壁旁的一个老式摆钟,摇头道:“好了,不必再说这些了,说出你的来意吧。
    你大老远跑来找我,总不会就是好心告诉我,它的选中者可能领先了,这么一个消息吧?
    你有什么想法,还是有什么提议?
    我建议你抓紧时间,因为我每天在这个时间都要午睡的,距离我午睡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交易吧。”神宗一郎直视着电将军的眼睛。
    “你的筹码呢?”
    神宗一郎略一沉吟:“我可以安排你跟那个小家伙见面……而且我可以贡献力量,暂时屏蔽掉它对他的‘感知’,但我只能做到半个小时。
    但……半个小时的时间,如果有问题的话,足够你杀掉他一百次了。”
    “不够。”电将军立刻摇头:“杀掉那个小家伙,杀死一个参赛者的选中者……这样的动作,会引来它的极端反应。
    而且,即便那个选中者有问题,杀死他,也是我们两人同时受益。
    没道理我出手杀人,吸引那个家伙的仇恨,而你却平白受益。
    这个交易不公平。”
    神宗一郎想了一下,居然也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那么,我再追加一个筹码。
    我可以告诉你,当年在非洲的那次……到底是怎么回事,其中的内幕,我可以告诉你。”
    电将军忽然笑了:“你不会以为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吧?
    别忘记了,白鲸现在跟我在一起。
    她直到今天上午,都还以为我是那个叫科洛的家伙。
    而科洛,是‘诺亚方舟’的成员。
    你不会以为我用了这个身份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到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吧?”
    神宗一郎笑了:“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诺亚方舟,其实是你弄出来的。
    所谓的方舟船长,在人间行走,挑选人类精英,把人组织起来,全世界的寻找母体,猎杀外星威胁……其实是你自己弄出来的。
    你用这种办法来挑选人类之中的佼佼者,强者。
    虽然这个办法有点慢,但不得不说,很妙的一手。
    这样挑选出来的人类,都是那种精神力坚毅,有远大抱负和顽强斗志,以及勇于牺牲这些优秀精神力量的优质材料!
    怎么样?漫长的岁月之中,你用这种办法,挑选出了不少优质的材料,来当你的选中者吧?”
    神宗一郎脸色丝毫不变。
    若是陈诺或者瓦内尔站在这里听见这些话,一定会惊讶的表情扭曲。
    伟大的“诺亚方舟”居然是章鱼怪弄出来的——为了挑选拥有优质精神力量的人类。
    神宗一郎笑道:“我不奇怪你能知道这些。科洛的祖先参与过非洲的那一战。
    你冒用了科洛的身份,想必这几个月来知道了不少关于诺亚方舟的历史。
    但是,如果我告诉你,非洲那一战,还有隐情呢?”
    “比如?”
    “比如,非洲的母体陨落后,被谁吞噬走了。
    再比如……”
    神宗一郎说到这里,语气顿了顿:“一直以来,我们之中最大的谜团。
    到底……‘零’,在哪里!”
    电将军的神色立刻肃穆了起来!
    他用低沉的嗓音道:“零?”
    “对,就是零。”
    “零……”电将军低声道:“我一直在猜测,到底零,是谁。我想过,活到最后的种子里,目前只剩下四个了。
    我自己很清楚我不是零。
    我怀疑过你,也怀疑过它……也怀疑过那个躲起来的家伙。
    现在你和我说这样的话……
    你是想告诉我,你不是零?”
    神宗一郎看着电将军,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微笑。
    “零还活着。”电将军忽然站了起来,他站在了壁炉前,火光映照在他的脸上,明明大白天,却仿佛显得有些阴森的感觉:“理论上说,零是我们之中最强大的一个!所以它肯定不存在于被淘汰掉的那几个中,我相信它就算不是最后的胜出者,也至少是能走进决赛的。
    而且……它得到了母体最多的传承,它一出生,在这个赛道上,就比我们领先了一个身位……
    准确的来说,我们的这场竞赛,其实等于我们所有人,在对抗‘零’一个!!
    几千几万年都找不到的家伙,现在你告诉我,你知道?”
    电将军摇头,冷冷的看着神宗一郎:“我不信你。”
    神宗一郎毫不迟疑:“我可以用我的生命线告诉你!没有任何负面情绪的生命线来告诉你!”
    电将军的脸色终于变了。
    对于精神生命而言,甭管是“近朱者赤”,再怎么赤,那也是为了在这个世界隐蔽自己而沾染的外在“浮尘”而已,真的本心是绝对不沾染一丝半点的。
    别管平时看起来多有人情味,到了需要的事情,抖落抖落,就全部抹去!
    精神生命体的本源生命线,是不能沾染任何情绪的。
    当然,其中也包括“撒谎”。
    生命线本源就是必须干净纯粹——这是精神生命体进化的终极目标。
    也是母体被“精神病毒”弄死后,大家得到的最痛彻心扉的教训。
    所以,电将军立刻就信了。
    如果神宗一郎为了骗自己的话……拿出生命线出来,让自己的生命线沾染上“撒谎”和“欺骗”这种对精神生命来说等于病毒的“负面情绪”。
    那么,对神宗一郎来说等于是自残,甚至于自杀。
    哪怕不是自杀,也等于是自己把自己的实力砍个稀巴烂。
    就为了骗自己?
    哪怕是能坑死自己,对他来说也占不到便宜。
    同归于尽的做法,不可能。
    “好,你说!”电将军低声道。
    “我可以说,但是,这样一来,我的筹码多了,你的筹码就不够了。”神宗一郎却摇头了。
    “你要什么?”
    “我要知道,南极的真相。”神宗一郎紧盯着电将军:“当初你为什么回去南极,又是怎么骗了科洛出来的。
    以及……南极,到底有什么!
    同样的,我需要你用本源的生命线来回答!
    否则的话,我也信不过你。”
    电将军沉吟了一下,点头:“很公平,好,我接受这样的交易建议。”
    不过他摇头道:“但是关于南极,我没办法告诉你……我只能带你去,然后,让你自己去看。同样的,我可以用生命线来向你做出保证。”
    “不能说?”
    “这里。”电将军指着自己的脑袋:“这里,被上锁了,我没办法诉说,但是我记得,也可以带你去,只是我没办法说出来。”
    神宗一郎的深吸了口气:“所以……南极……你找到了什么,对么。”
    电将军不言语,只是静静的看着神宗一郎。
    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同时了点了点头:“那么,成交。”
    两人各自站开,然后以几乎同样的动作和姿势,飞快的从自己意识之中抽出了一道什么东西来。
    那仿佛是一根丝线,但是看起来又和念力能力者释放出来的念力触角又完全不同。
    若隐若现,仿佛在视线之中,却又仿佛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似乎空间都行成了某种扭曲。
    “我将按照交易的内容,得到彼所说的关于东非旧事,以及关于‘零’的秘密,并且彼不做隐瞒,不做欺骗的前提下。我将兑现承诺,指引彼,前往地球南极旧地,尽我所能,展现南极旧秘,不做隐瞒,不做欺骗!”电将军的那根“丝线”被他轻轻的捏在手里,说完了这些后,然后盯着神宗一郎。
    神宗一郎却非常谨慎的,仔细的释放出了无数的精神力触角去,缭绕在对方的“生命线”周围,仿佛蠕动,挣扎,窥探。
    最后,再尽数收回。
    “好,确定没问题。”神宗一郎松了口气。
    眼看着电将军收回了“生命线”,神宗一郎也同样的“扯”出了一条看起来仿佛一模一样的丝线来,仿佛游离在空间之外,却能映如视线。
    在那种空间的隔离感和扭曲感之中,神宗一郎开口诉说了。
    “以下我之诉说,无隐瞒,无欺骗!以达成交易为完成条件,我将诉说我所知道的内容与彼!
    非洲的隐秘,我所知道的是,有零参与在其中,但是参与者之中到底谁是零,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零留下了东西给非洲之战的参与者。
    那件东西,或许是零所找到的某种新的方向。具体,我未知。
    以及,关于零的讯息……
    我未曾得知谁是零。
    但是……我根据历次来搜集的关于零的线索,判断出一个基本可信的结论。
    就是……”
    说到这里,神宗一郎忽然顿了一下,他深吸了口气,用无比严肃的语气,缓缓的说完了最后一段。
    而电将军听完这最后一段话后,脸色也变了。
    神宗一郎说的是:
    “零所走的方向,或许和我们都不同。
    而且……
    真正的零,或许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零。
    或许,这就是母体创造它的时候,设下的规则。”

求小说网(m.qiuxiaoshuo8.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稳住别浪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qiuxiaoshuo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