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稳住别浪 > 第四百五十六章 【宴无好宴】

稳住别浪由求小说网(m.qiuxiaoshuo8.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第四百五十六章【宴无好宴】
    傍晚六点多,罗大铲子老板走下了自己的奔驰车,回头摆了摆手。
    车窗很快落下。
    罗大铲子对手下的司机兼保镖点了点头:“晚上要喝酒,回去肯定不能早,你跟家里打个电话。”
    “没问题老大,我一会儿就在附近对付一口,吃完了我就在大厅里等着你,有事儿随时叫我。”剃着小平头的司机稳稳的回答。
    罗大铲子点了下头,忽然又问道:“前两天罗青是不是又把车开出去了?”
    “呃?”
    “这个小子最近是不是处对象了?总开老子的车出去装逼么?处对象没问题,他年纪也不小了,但外面的社会乱的很,可别被哪个小妖精给坑了。”
    小平头想了想,就摇头:“罗青没和我说,回头……要不我找人问问?”
    罗大铲子也想了想,摇头道:“算了,这小子的事儿先不管他,就算被哪個妖精骗了,也最多骗点钱。年轻人,情场不吃点苦头,成长不起来,随他吧。就算出了事情老子也能给他兜底。”
    说完,拍了拍车顶,转身就这么迈步进了饭店。
    这是一家装修很低调的火锅店。
    进门口,报了个包间号,穿着开叉大旗袍的领班很快就客客气气的带着罗大铲子上了二楼的大包间。
    包间门推开,顿时就能看见里面烟雾缭绕。
    偌大的包间里,一张大圆桌上已经摆放了些菜肴,当中一个黄橙橙的大铜锅,两边的锅把手都是纹龙造型的。
    侧面一排沙发茶几,水晶的烟灰缸里插满烟头,几个人正坐在沙发那儿围城一圈儿打着牌。
    “仨6带一个7!”
    “仨7带一个6!哈哈,冤家牌啊!”李青山扔下一手牌,摸了摸自己的唐装衣领。
    “冤你M啊,一会儿让你哭!”肖国华肖老板嘴里叼着烟,扔下一手牌:“四个J!”
    然后环视一圈:“没牌了吧?没牌我可跑了啊!”
    说着,扬了扬手里剩下最后的那张单牌。
    李青山直接翻了个白眼儿,没吭声,而是缓缓拿起了放在桌上的大雪茄抽了一口。
    肖国华扔掉手里的最后一张牌,哈哈一笑:“跑了!收钱收钱!一千的底,两个炸,一家四千!”
    李青山不动声色,把扔在沙发上的小皮包拿起来拉开拉链,从里面抽出一叠钱,扔在桌上后,扭头对罗大铲子笑道:“老罗来了啊。”
    “哟,老罗!”肖国华也点了点头:“来的够晚的啊!你先做,我点钱。”
    罗大铲子走了过来,随手拿起桌上的一个烟盒抽出一支来给自己点上,看了一眼肖国华面前的钱:“没少赢啊。”
    肖国华笑道:“手气好,手气好。”
    旁边打牌的还有一个面色有点发白的中年人,头发略微有点长,眼睛是小眯缝眼,抬头对罗大铲子也打了个招呼:“罗老大,好久不见啊。”
    罗大铲子眼神冷淡,对他点了一下头,语气也不咋亲热:“嗯,你也在啊。”
    今天的聚会是李青山张罗的,肖国华作陪。
    但没听说这个家伙也来了啊……
    这个白脸中年人叫归兆能,据说是家里行二,江湖人称“归二”。
    当然了,背后恨他的人都称他是归头。
    这人么,出身也不大行——反正像是罗大铲子,李青山,肖国华这种真正的老杆子,都是不太看得起他的。
    本来么,罗达铲子李青山肖国华这些人,还算是江湖中人,年轻时候都是靠着好勇斗狠起家的,各自都有一摊子事业。
    但这个归二就不同了。
    早年间是个拉皮条的出身——这玩意儿人的男人,都不太让道上的人瞧得起,绑着一堆女人吃饭。
    若是早年间,见到罗达铲子李青山等人,那都是点头哈腰的。
    后来呢,听说干起来了陪玩的买卖。
    所谓的陪玩,就是巴结伺候着一群公子哥儿,吃喝玩乐,五毒俱全。
    说穿了,就是给人当狗,给那群公子哥服侍伺候张罗玩物的。
    不过归二这人算是有脑子的,也有点心机,傍上了几个公子哥之后,靠着路子,牵线搭桥,帮公子哥们弄些项目赚钱,自己也分润了不少好处,如今名下已经有了好几个项目公司。
    当然了,其中业务最好的,还是一个家娱乐公司,用道上的话说,那是归二给公子哥们准备的后宫团。
    靠着这些事儿,狐假虎威的,如今倒是抖起来了。
    罗达铲子抽了两口烟,眼看桌上的人都不打牌了,就笑道:“今晚是什么局啊?”
    “就是叙叙旧。”李青山笑着放下了雪茄。
    罗达铲子凝神看了看李青山,却笑道:“就我们四个?还有人么?”
    说着,扭头看了看旁边的大圆桌。
    座位可是摆了六个的。
    李青山笑眯眯的起身过来坐在了罗达铲子的身边:“还有,还有……今天给你介绍一个朋友。嗯,也是归二的老板。”
    “归二的老板?他老板可多,不知道是哪一个啊?”罗达铲子摇头道:“别拉来个什么小屁孩公子哥什么的,年纪比我儿子大不了几岁,我们几个还得一晚上给人陪笑脸。
    这种勾当老子可没兴趣。”
    归二神色略有一点不自然,咳嗽了一声,就道:“不不,这次给你介绍一个外地来的大老板,真正的大佬。”
    罗达铲子听了,就是一皱眉,仔细瞧了瞧李青山这个老小子,也没吭声,心里却已经提起了几分警惕来。
    不多片刻,包间门被领班推开,那个穿着大开叉旗袍的漂亮姑娘点头哈腰的从外面请进来两位。
    一男一女。
    女的不必多说,模样姿容是一等一的艳丽动人,年纪不大,穿着也不风尘低俗,看得出来是一身的名牌——却并没有那种大LOGO,正正经经的仿佛职场的女士套装加包臀裙。
    全身上下唯一穿戴的饰品,就是手腕子上的一个白金镯子。
    罗达铲子一眼就瞧出来,那是一支卡地亚手镯。这个牌子如今在金陵都没得卖,自己能认出,还是前几个月罗大老板认识了一个小明星,为了博美人一笑,罗大老板让人去HK买了一个回来的。
    关键是那个男的。
    看起来年纪不大——有点模糊。
    有点模糊的意思是,你说他二十多岁也行,三十多岁也不突兀。
    保养的很好,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生活氛围里长出来的。穿了件休闲装,不过分轻佻也不太过严谨。鼻梁上架了一副无框眼睛。
    模样很普通,还算周正,只是嘴角含着的一丝隐隐的笑意,却怎么看怎么让人有点不舒服。
    就是那种,主子看着仆人的笑容,看似微笑温和,其实骨子里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味道。
    “盖董!”归二第一个起身迎了上去招呼,对这个男人点头哈腰的样子,然后也对那个美艳女人客客气气的喊了一句:“陆助理,晚上好。”
    美艳女人倒是不张扬,微笑点头,然后安静的站在了那个盖董的身边。
    “李堂主,肖老板,好久不见了。”盖董笑着走过来分别握手,最后才笑看者罗达铲子:“这位一定就是罗老板了,久闻大名了。”
    罗达铲子面上不动声色,和对方握了握手,然后看旁边人:“这位盖董是?”
    盖董一摆手,制止了归二要介绍的举动,笑看着罗达铲子:“罗老板,其实我们见过一次。上个月的招商引资会上,远远的看见过你。”
    罗大铲子一皱眉。
    上个月的招商引资会?自己到是去过……不过,也没记得有这么一位啊。
    “哦,我当时陪着方书记在聊点事情,没去主会场参加大会,不过晚宴的时候,倒是看见了罗大老板在酒桌上力战群雄的豪情啊。”
    罗大铲子神色一凛!
    这人说的那个方书记,是招商引资会里,上面下来视察和镇场子的大佬。能陪着一起说话的,那就身份低不了。
    而晚宴……
    自己那晚和几个地产商一起喝酒,倒是喝大了点。也不记得有这么一位……
    仔细打量了一下,隐隐的记得,那晚的晚宴里……
    “晚宴开始的时候,方书记敬完了酒,我就和他一起离开了。”盖董语气很矜持,笑道:“不过今晚还是见到了,刚好,把那天没能结识罗老板的遗憾,今晚可以补上。”
    然后,这个叫盖董的家伙,随意一抬手。
    那个陆助理立刻跟上,快速从包里摸出一盒名片里面抽出一张,送到盖董手里。
    盖董看似很随意的笑着,把名片递给罗大铲子:“一会儿要和罗老板好好喝上一杯。”
    罗大铲子接过名片扫了一眼。
    头衔是某个投资管理公司的董事长。
    公司的名字很陌生,不是什么如雷贯耳的大企业。
    这个盖董的名字也不难记:盖斌。
    正心中思索着,盖董一摆手:“人到齐了,就入座吧。”
    当仁不让的,这个盖董直接坐在了主位上——仿佛是理所应当的习惯一样。
    李青山和肖国华居然也都不吭声。
    倒是盖董看似很热情的,把罗大铲子请到了他的右手边坐下。
    罗大老板客气了两句后,心中雪亮:这是把自己当主宾了。
    然后又让他的那个陆助理坐在了罗大铲子的身边。
    坐在这个盖董和他的女助理的中间,罗老板面上笑着,心中却越发的警惕起来。
    显然,这个屋子里,除了自己之外,李青山这个老小子,还有肖国华那个家伙,都是认识这个盖董的。
    今晚的这个饭局,倒好像是专门为了把自己叫来结交的?
    难道是……过江龙来拜码头么?
    酒是茅台。
    菜式就是火锅。
    中间的那个黄橙橙的大铜锅已经烧开了。服务员流水般的端上来了各色的火锅菜食。
    主材是羊肉。
    “老肖,要我说,你别的生意也就罢了,这家火锅店是开的真不错。”盖董笑眯眯的看着肖国华:“我是有日子没吃到这么地道的口外大尾羊了。我记得,在京城的时候,这么好吃的羊肉,也就在印度大使馆的对面有一家可以媲美。”
    肖国华笑着接受了个夸赞,然后又吩咐人上了一些果汁饮料什么的。
    倒是罗大铲子听了,心中一动:这个盖董,怕不是有京城的背景?
    而且么,这话,怕是故意亮出来的?
    饭局的前半段儿,都没什么正经话,无费就是闲聊。
    谈天说地,江湖八卦,忆往昔峥嵘岁月……
    一群中老年男人么。
    这个盖董饭桌上的风度不错,不张扬也不过分装逼,不管是话题说到谁头上,他都是笑眯眯的捧场,偶尔还垫上两句称赞的话,让人听了倒也舒服。
    不过,只是称赞,而不是恭维。
    是那种居高临下不动声色的“嗯,你很不错。”
    而不是那种仰视或者恭维的“哇,你好厉害啊。”
    就连他带来的那个女助理,也不是那种寻常酒桌上负责陪酒的花瓶,不会娇滴滴的劝酒,也不会故意撒娇发嗔,只是客客气气的陪着罗大铲子说了几句闲话,甚至酒也没喝,面前就放了一杯果汁。
    酒过三巡,盖董也端了酒杯敬了罗大铲子一杯——也只一杯。
    饭吃到这里,罗大铲子注意到,盖董一共就敬了一次酒。
    其他时间都是别人敬他。
    他倒是不扭捏,别人敬酒都笑眯眯的受了,一口干掉。
    但主动敬酒,就只对自己一次,而且,也都是坐着的。
    五个男人,两瓶茅台见底。盖董的酒量不知道,但其罗老板等江湖人都是海量,这点酒不过就是小意思,按照往日的量,也就酒局才过小半而已。
    肖国华是这间店的主人,吩咐人送了些热毛巾上来擦脸,然后房间里稍微安静下了一会儿。
    这个时候,归二假装吃了一口羊肉后,又仿佛若无其事的开了个话头:“罗老大,听说最近接了个大项目,想必要发上一笔了,到时候如果能有机会,不知道能不能给兄弟也喝上一口汤。”
    罗大铲子心中一凛,缓缓放下酒杯,眯着眼睛看归二:“瞎传的,你哪儿听来的消息?”
    归二一笑,也不反驳,却看了李青山一眼。
    李青山抽着大雪茄,笑道:“可不是瞎传吧。XX街商业改造的项目啊!罗大铲子,你不是入局了么。”
    “投标都还没开始呢,谁知道花落谁家。现在讲这个,早了点。”罗大铲子摇头,把话头封的死死的。”
    “那个商业街的改造项目,我也听说了,有点兴趣的。罗老板,可否介绍一下情况?”盖董笑眯眯的看向罗老板。
    罗老板犹豫了一下,皱眉道:“公开招标,项目的详情都公示的,我其实也介绍不出什么花儿来。至于我这里,也就是准备标书而已……”
    “罗老板是跟谁合作去投标的?”盖董淡淡道:“听说这个项目对投标方的资质要求挺高的,资产要求也不低。罗老板的公司实力肯定是有的,但是一些官方认定的资质可能还没拿到吧。”
    这个事儿倒也不是秘密,罗大铲子想了想:“我原本是做土方沙石建材的,这两年才做了整体项目的开发,公司成立时间不长,资质确实不够。
    不过,这不是允许合作投标么。
    找一家有实力的公司,他们出资金和资质,我出施工建设还有建材供应。”
    “XX?XX?还是XXX?”盖董笑着报出了三家公司的名字:“罗老板是和这其中的哪家合作的?”
    罗大铲子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
    这三家确实是本地有资质有实力有资金的公司,而且……自己的合作方的名字确实就在他报的三家其中之一。
    不过……
    其实罗老板的性子,此刻就想直接怼回去一句:你特么问这么多干什么,管得着么?
    但是眼看今晚这个饭局,李青山等人对这个盖董都是客客气气的样子。
    罗老板知道不好发作脾气,压了压情绪,缓缓报了一个公司的名字。
    “哦,他们啊。确实有点实力的。”盖董放下筷子,想了想,侧过身来,面对着罗老板,然后,亮出了真正的意图。
    “我对这个项目也有兴趣的,罗老板,有没有可能,我们合作,把这个项目拿下来?
    还是你说的那个模式。
    我出资金和资质,伱负责施工建设和建材供应——你的那块利润,我一分不动。你和现在的这家合作方谈好的分配,我不管他们和你谈的多少。我在原有基础上,加两个点。”
    罗大铲子不说话了。
    他明白了!
    这才是今晚这个饭局的真正目的!
    看着这个客客气气对自己笑的盖董,却总觉得对方的笑容里带着几分凌厉。
    旁边的李青山肖国华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后,李青山先开口了:“老罗,好事儿啊!盖董公司的实力,那是这个!”说着,竖了竖大拇指,才继续道:“有他入局一起玩的话,这个项目就稳了!何况,还能多赚钱嘛。
    到时候,我们老哥儿几个也都插一脚,有钱一起赚啊。”
    对这个来历神秘的盖董,罗老板心中有顾忌——毕竟也做了好几年生意了,不是当初那个好勇斗狠的罗大铲子了。
    但,怼你李青山,罗老板可不顾忌的!
    冷笑一声,罗老板拿着筷子夹了一片羊肉,塞进嘴里一边嚼一边笑道:“怎么,李青山,看见我吃肉,你眼馋?”
    不等李青山再说话,罗老板已经不理他了,扭头看盖董。
    “盖董,不好意思啊,我和XX公司已经谈好了,标书都已经在准备了。在商言商也好,还是江湖规矩也好,我总不好意思这种时候甩了合作方换个人过日子,不合道理的。”
    盖董脸上笑容不变。
    旁边那个漂亮的陆助理却忽然开口了,拿着杯子,笑道:“罗总,我能说两句么?”
    “美女,你都开口了,我能不让你说话么?”罗老板似笑非笑。
    “罗总,你们公司的实力,我很清楚,本地区数一数二的建材供应商,施工方面,你们虽然经验不算太丰富,但这些年也参与了一些项目,施工能力我们是相信的。
    你们和那家合作,无费就是因为,资质上,人家有你们没有。
    还有就是……资金。
    罗总,撬动这么一个项目,你们公司的资金储备是不够的,也就是说,大头的钱是别人出,最后分果子的时候,大头也是别人拿。
    按照这种合作模式的话呢……项目建成后,销售是拿在别人手里的。我估算过,这个项目就算做成了,利润你最多分三成。”
    罗老板眼角挑了挑:“陆助理,很专业么。”
    “客气了,类似的项目,我也操盘过两三个。”这个女人微笑:“在商言商,资质我们有。资金的话,我们比他们更充沛。
    利润的分配,我老板刚才也开了口了,我们可以多出两个点。
    当然了,罗老板家大业大,未必在意这两个点,但……这也是我们为了交朋友表示的诚意。
    罗老板,我敬您一杯!”
    说着,这个女人直接把杯子里的果汁倒掉了,然后换了一杯白酒,笑眯眯的对着罗老板举起酒杯。
    罗老板眼睛眯了起来!
    缓缓的,他自言自语:“这顿饭,倒是吃出点不一样的味道了啊……”
    不理会这个陆助理的敬酒,罗老板却扭头看那个盖董。
    “盖董,我大概明白了。
    你们想入局,不过……看着这个意思,是把突破口放在我老罗身上了?”
    盖董笑而不语。
    “嗯,也对,我合作方那家公司,底子也硬……
    我其实是小角色,你们真想做的话,我该不够格当你们的竞争对手。
    你们真正的竞争对手,是我的那个合作方。人家有资金有资质,你们也有资金有资质。
    但你们是外来户……没有本地的施工力量和建材供应渠道。
    所以,我和我的合作方的关系,他们是主,我是次。
    你们对付不了他们,就想把我拉过来。
    是这个意思吧?”
    盖董听到这里,轻轻叹了口气:“罗总……有钱何必不赚呢。”
    “赚钱谁都想,但有些钱赚了,会有麻烦的。”罗老板毫不掩饰:“盖董,我就是个泥腿子,他们都知道,我外号叫罗大铲子。
    当年在一线做苦力翻沙子的。
    我这个公司,是有建材供应渠道,也做了好些年。
    但这种项目,我还不够格入局。
    说穿了,我和我的合作方的关系,是我老罗靠着资金地头蛇的这点力量,外加巴结的姿态,才谈下来的。人家高高在上,我泥腿子跟着混口汤喝。
    讲真,我不敢得罪人家的。
    这个项目我若是中途闪了人家,你们是外来户,你们有背景有资质有资金,你们赚了一笔,可以拍拍屁股走了。
    人家到时候把怒气撒我身上……以后我在这个地方还混不混了?得罪一个本地有官方背景的大公司?
    这个钱,我不敢赚!”
    说着,罗老板这才扭过头来,很随意的拿起酒杯,和一直举着杯子的那个陆助理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交朋友,我姓罗的原意。但那得是真朋友才行。把我往火上烤的,那就不是朋友了。
    盖董,陆助理,我这么说……你们若是真想入局。
    很简单啊,你们若是能让我的合作方主动退出的话……
    没说的,我立刻拉着铺盖跟你们干,别说三成了,别说多给我两个点了。你们到时候给我对少我就拿多少!
    但现在,我合作方没退,我先闪人家……我得罪不起人!”
    说完这些,老罗直接放下杯子站了起来。
    “各位,我家里那个不成器的儿子最近败家,今晚上我还得回去揍儿子,这酒就喝到这儿吧!
    改日我回请!”
    讲完,老罗直接离席,拿起自己的包,掉头就走出了包间。
    房间里陷入一片寂静,静的一根针落地都能听见。
    李青山,肖国华,归二,都是面色复杂的看向盖董。
    盖董面色平静,然后,才一点点的笑了起来。
    “有意思,这个人……还真的挺有意思的。”说着,夹了一筷子菜送进嘴里。
    李青山皱眉想了一下:“老罗就是这个脾气……而且,也确实有点难处的,不如我和肖国华回头再私下找他谈谈。”
    “倒也不必了。”盖董缓缓的嚼着嘴里的菜,语气很平静。
    “有一点他说的没错,我的竞争对手不是他,是他的合作方。他的合作方我确实不好动。
    但……动不了菩萨,我还动不了小和尚么。
    他啊……会改变主意的。”

求小说网(m.qiuxiaoshuo8.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稳住别浪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qiuxiaoshuo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