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自求吾道 > 第六百四十五章 计划内(上)

自求吾道由求小说网(m.qiuxiaoshuo8.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石武一回到忆月峰山顶蓝儿就从他袖口跳了出来,随后一溜烟跑去了火纹花那边。
    此时大白兔子正站在火纹花的枝叶上逗弄着水池中的三条红灵鱼,蓝儿就像早就知道一样屁颠屁颠地加入了它们。
    石武见它们玩得开心,他自顾自地过去了灵植围栏。距离姜谷生服用雪甲灵羹汤还有十四天的时间,他想在这段时间内多做几份金丹品级的雪甲灵羹汤出来,再于十月初十过去观月峰为姜谷生护法。
    石武从赤云袋中取出三目聚灵盆,其内的三目炎睛兽兴奋道:“主人,我们今晚还是炼制元婴品级的金露玉灵肉吗?”
    石武见三目炎睛兽比他还要积极,他笑着道:“你这么想炼制金露玉灵肉啊。”
    三目炎睛兽承认道:“是啊,因为主人炼制的手法我从未见过。特别是我还能配合主人将那些从灵肉中冒出来的兽魂均匀分割,再由主人的火焰包裹着它们生成火凤之状注入灵肉内。每当我看到金露玉灵肉上生出似花瓣似火焰的印记,我内心就会有一种满足感,仿佛与主人一起完成这道灵膳就是我的荣耀。”
    石武被三目炎睛兽说的有些不好意思道:“三目,我们现在是自己人,你不用这么吹捧我的。”
    三目炎睛兽神情严肃道:“主人,三目所说皆是肺腑之言。要不是我乃魂体状态,我真的很想尝尝主人做的金露玉灵肉是何滋味。”
    石武通过雷霆咒印感受到三目炎睛兽的一片赤诚。他告诉它道:“可能是因为金露玉灵肉内有一丝火之本源吧。其实我也不知道谢灵他们为什么会说里面的就是火之本源,那个三荣灵膳师更是因为这一点骂我是沽名钓誉之辈。”
    石武原本想说凤焱给天劫灵体的那份才是火之本源,可他觉得三目炎睛兽与天劫灵体它们都未有接触,还是不要告知为好。
    三目炎睛兽却在听到火之本源的时候就已经处于震惊的状态,它说道:“主人,相传修炼者在追求自身大道时要经历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辛才能被大道认可,进而被赐予本源之力。即便是我这空冥期火系灵兽,当年在空冥属地内获得的也只是火灵之力,其中没有一丝火之本源。如果主人的金露玉灵肉内真有一丝火之本源,那这灵膳的价值将不可估量!”
    石武反问道:“我用来制作金露玉灵肉的火系灵力先前也给过你啊,你可有在里面感应到火之本源?”
    三目炎睛兽被石武这话说得一愣,它查探己身后惭愧道:“主人,我只是听说过火之本源,但未曾真正见过。所以我只能确定我现在的魂体比之以前要强大得多,可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火之本源的效用。”
    “算了,这些离我们还太过遥远,现在深究并无意义。等我们哪天行至山巅,答案自会追随我们而来。”石武不愿浪费时间道。
    三目炎睛兽心神振奋道:“嗯。”
    石武紧接着就取出两份金丹后期雪甲灵羹汤的材料,在三目炎睛兽的配合下开始炼制起来。
    这十四日的时间对旁人来说再正常不过,他们要么修炼要么与同门商讨术法心得,但对知晓姜谷生即将碎丹结婴的柳菡等人来说,他们是既忐忑又期待。他们担心会出现与年蓉破境升修时一样的天劫,他们同时又希望风鸢宗内再诞生一名元婴修士。
    十月初十,天晴风疾。
    大多风鸢宗门人都因外面刮着的大风选择在自己洞府内安心修炼,就连演练场上也少有的不见人影。
    此时的姜谷生已经把自身状态调整至巅峰,装有金丹后期雪甲灵羹汤的灵膳玉盒正被他放于身前。他在等那个人到来,那个让他不畏天劫有必成信心之人。
    忆月峰灵植围栏内,经过十四日不断的炼制,石武在将最后一份金丹初期雪甲灵羹汤炼制结束后就把三目聚灵盆收回了赤云袋中。此番炼制他先耗费六天时间运用一炼成双之法炼出四份含有兽魂的金丹后期雪甲灵羹汤。剩余的八天时间他则是用在了金丹初期雪甲灵羹汤的炼制上,加上他刚做好的这份,他一共炼制了六份金丹初期的雪甲灵羹汤。其中还有一份是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兽魂的,那只金丹初期雪甲龟应该是自然寿终。
    至于石武为何要做金丹初期的雪甲灵羹汤,按他的话来说是要为风鸢宗主力门人做好准备。毕竟现在风鸢宗内多以金丹初期修士为主。柳菡可以在选出天资高的门人后暗地里将这五份含有兽魂的金丹初期雪甲灵羹汤赐予他们。
    可看到石武这一做法的天劫灵体毫不留情地拆穿了他,说他这么做无非是想柳菡把这金丹初期雪甲灵羹汤转赠给林青。
    石武当然咬紧了说这是为了宗门,还调侃掌门真是不好当,处处都要本着公平二字。
    天劫灵体听到石武说公平就想笑。可它对石武还是很包容的,见石武顾左右而言他,它也就不再咄咄逼人了。
    石武出去灵植围栏后看到外面秋阳高照已是巳时过半。他怕姜谷生等得急了,就边向绿玉传送阵走去边对着蓝儿和大白兔子挥手道:“我今天有些正事要出去一下。你们玩着吧。”
    蓝儿知道今日是石武去观月峰为姜谷生护法的日子。这么多天没过去观月峰山顶,它还有些想念唐一卓父女了,于是就说道:“你帮我给唐爷爷和唐云带个好。”
    “没问题。”石武说着就从绿玉传送阵内传去了观月峰山顶。
    石武还在想要不要以雷灵状态神不知鬼不觉地下去,他突然发现不止是观月峰山顶,就连远处也都刮着大风,与忆月峰那边的天朗气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石武脑海里突然想起那一日柳菡说的“我们会配合你”。他会心一笑,以雷霆咒印传音于姜谷生道:“开启洞府大门。”
    姜谷生听得是石武的声音,他双目一睁走去石门右侧按下内部的开关。
    外间的疾风伴着石武的身影同时进入洞府。
    姜谷生这段时间没有外出,所以并不知晓发生了什么。他关上石门后问道:“主人,这风是?”
    “是柳菡掌门给你的遮掩,让外人无暇去关注你。”石武回道。
    姜谷生明了道:“属下这就服用雪甲灵羹汤!”
    “且慢。”石武拦下了拿起灵膳玉盒的姜谷生。
    姜谷生问道:“不知主人有何指示?”
    石武从纳海囊中取出一只新的灵膳玉盒,与姜谷生手中那只调换道:“你这份雪甲灵羹汤中并无兽魂,服下后我怕你会受不了络脉开启的痛楚。而我在这十四日间已经炼制了四份含有兽魂的金丹后期雪甲灵羹汤。你现在非是外人,就且服下这不会产生痛感的雪甲灵羹汤吧。”
    “对了,这瓶内是半斤金丹后期蓝玉灵液。等等你碎丹结婴至一半时就服下,它可以让你的灵力和气力回至巅峰。至于你要渡的元婴天劫,我相信不会与年蓉那次一样。前面两道你随机应变地承下,至于第三道,你在承受到最后时刻确定能渡过就喷一口鲜血向下倒去。”石武补充道。
    姜谷生虽然不明白石武为何要自己这么做,但他还是接过石武递来的玉瓶和灵膳玉盒。他对石武重重地点头道:“属下知道了。”
    石武拍着姜谷生的肩膀道:“你好好平复心绪再感受这雪甲灵羹汤带来的效用。”
    “嗯!”姜谷生回过之后就先把玉瓶收起,然后打开灵膳玉盒。他发现里面的白色蛋状物没有了先前那只的冰寒之感,反而与他手掌的温度相当。
    姜谷生在前面就打听过赵辛是如何破开外面白壳的。他有样学样地以灵力汇聚于指间,朝着左手抓着的白色蛋状物上轻轻一点。只听一声脆响过后,姜谷生右指敲下去的白壳接连消散,一道道红蓝交错的光芒竞相出现。
    即便是那时候的年蓉都对这红蓝相间的雪甲灵羹汤抱有怀疑态度,在纠结许久后才服用。可姜谷生连问都没问就像当初赵辛那样一口咬下。他细细品尝着嘴里胶冻的美味,鲜滑香润糯的极致口感让他痴迷其中。等那些胶冻化作灵羹汤水的那一刻,他情不自禁地吞咽入腹,然后双目放光地将剩余的雪甲灵羹汤三下五除二地服下。
    姜谷生在雪甲灵羹汤的美好体验中等待着灵脉扩张阶段的到来。他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平和心境,这种心境源自于他对石武绝对的信任。
    随着那股温和如春风的力量从姜谷生体内向外扩散,姜谷生脸上现出了笑容。他感觉到这股力量正轻抚着他的体表浮络,又如水流一般滋润着他的十二正经和八条奇经。他看到自己身上有着诸多赤色光点,他发现这些赤色光点过处,他十二正经和八条奇经上就缓缓生出新的灵脉。他见过赵辛在这一阶段痛苦忍耐的反应,而现在的他果然如石武所言没有被任何痛楚侵袭。
    姜谷生信心大增,他看着这些赤色光点作用于自身经脉,感受着十二正经和八条奇经在这些赤色光点黯淡下去后向两边慢慢扩张。他体内灵力运转地越来越快越来越顺畅,有石武作保的他没有任何恐惧,他要亲眼见证这一奇特的过程。
    当流水一般的雪甲灵羹汤来到姜谷生从未蓄灵的络脉位置,他不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他定定地看着那些赤色光点自他络脉位置闪动,一股倦意随即涌遍他全身,让他不自觉地躺在了洞府内的木床上。
    姜谷生的双眼缓缓闭上,如被至亲之人温柔地哄睡。
    石武见姜谷生一切顺利,也就找了处位置盘膝坐下。
    风鸢宗内的这场大风整整刮了十日,众人都在讨论着为何会如此。有说是前一任掌门公孙冶显灵的,有说是外敌在攻打风灵法阵的,一时间闹的是人心惶惶。
    宫主殿中,并不知情的周演和赵胤于第十日齐齐过来询问柳菡。外面的流言满天飞,他们想柳菡出来稳定人心。
    可柳菡却告知他们,风鸢宗内的大风就是她以风灵法阵的阵眼令牌施法所致。
    这可把周演和赵胤弄懵了。
    柳菡索性把年蓉也叫了过来,与她一起说了石武那天告知她们的事。
    周演和赵胤听后脸有愠色,周演更是说道:“石师侄说的不错,张山这种白眼狼留不得。柳师姐,其实当初那批胁迫你的弟子你也不应该放的。”
    柳菡哎了一声道:“我只是念着公孙师兄说的,合则聚不合则散。那些弟子怎么说都与风鸢宗共患难过,我下不去这个手。”
    周演知道柳菡是那种对外强势对内心软之人,他退一步说道:“所以这次如果张山他们真的因为姜谷生晋升元婴境而跳出来生事,你就不要阻止姜谷生清理门户了。观月峰之事观月峰门人自行了结,无人可去非议。”
    “好!”柳菡方一答应,宫主殿外照进来的正午阳光就突然暗了下去。
    “这是?”
    “天劫!”
    赵胤疑问之时,周演三人齐声说道。
    柳菡取出风灵法阵的阵眼令牌,掐诀念咒之后风鸢宗内的狂风顿时消散。柳菡道:“诸位同门,我们速速前去观月峰!”
    姜谷生洞府之内,已经苏醒的他全身说不出的畅快。那一条条成功扩张的灵脉,那元婴初期的灵力上限和其内充盈的灵力让他忍着想要仰天长啸的冲动。
    石武道:“出去吧,你的天劫在等着你。”
    姜谷生信心十足地对石武抱拳道:“主人,属下这就前去!”
    石武并未多言,只是点了点头。
    “这风怎么停了?嗯?是天劫!”
    “怎么可能!难道那人没看到年蓉掌座破境时的雷劫天威么?”
    “是不是新月峰上的林轩掌座?”
    “不对啊,为何这黑云聚集的方向是在观月峰!”
    ……
    风鸢宗内一时间陷入沸腾状态,那些金丹筑基门人都飞向观月峰方向,却又不敢太过靠近。年蓉渡劫时的那三道天雷让他们仍心有余悸。
    姜谷生开启洞府后一跃而出,飞至观月峰上空。
    石武则来到观月峰山顶平台,与执意要出来的唐一卓一同观看姜谷生渡劫。
    柳菡四人也瞬移来到石武他们身旁。山顶众人默契地没有言语,一起看向空中。
    姜谷生飞快地运转着灵力,在感觉自己气势已达顶峰之后,他运劲一喝:“碎!”
    砰的一声,金丹碎裂之音自观月峰上空传荡开来。
    看到渡劫之人居然是观月峰长老姜谷生后,来到观月峰范围的风鸢宗门人都不敢置信。
    特别是十四日前还在那与姜谷生暗自较劲的张山,他心中咒骂道:“姜谷生!我就看着你被三重淬体天劫劈成飞灰!”
    空中的黑云越聚越多,里面的雷鸣之声也在姜谷生碎丹之后变得频繁起来。
    自姜谷生碎裂金丹中流出的金色液体在他灵脉内吸足了灵力,随后遍走全身与他天地人三魂互通相连,再回至丹田位置渐渐汇聚形成一个袖珍小人。
    姜谷生察觉到那个元婴小人的中心处蕴含有石武施展的雷霆咒印。他知道自己即便成为元婴修士依旧是石武一念可灭的仆人,但他并不后悔,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姜谷生产生这般想法时就拿出了石武给他的玉瓶,他咕噜咕噜将里面半斤金丹后期蓝玉灵液全部喝下。彼时其元婴小人完全成形,他体内灵脉、所拥有的灵力、体魄血肉之力甚至是气力都已经到达了元婴初期。也就是说,姜谷生是以一个元婴修士的全盛状态去渡金丹至元婴的天劫。
    黑云之中雷芒闪烁,在姜谷生元婴小人成形之时就有一道两丈粗的蓝色雷霆轰落在他身上。
    姜谷生只觉全身雷芒乱窜,一股麻痹之感侵入他之肉身,打压着他体内灵力更轰在了他刚刚成形的元婴小人上。可奇怪的是,姜谷生非但没有感受到任何伤害,他的元婴小人还有一种舒爽之感。不过他想着石武让他随机应变,于是他就故意收缩灵力,现出痛苦难受之状。
    “雷奴?”空中雷门之中突然传出一道灵族之语。
    石武以《九转化灵诀》的内视之法问天劫灵体道:“它说的雷奴是什么意思?”
    天劫灵体道:“你把雷霆咒印烙在姜谷生金丹上。他碎丹结婴之后那咒印就跟着进入了他的元婴。此次行天劫的族人修为不是很高,所以只能感应到姜谷生体内有雷霆咒印存在。它认为姜谷生是我雷族的奴仆,估计它后面释放的两道天劫不会使出全力了。”
    “还能这样?”石武诧异道。
    天劫灵体白了石武一眼:“难道就准许你可以远近亲疏?”
    石武忙回道:“我只是觉得如此甚好。”
    果然如天劫灵体所言,空中劈下的第二道蓝色雷霆居然比之第一道还要弱上两分。
    姜谷生这时候装也不是,不装更不是,所以他在那道雷霆劈下来后于空中现出摇摇欲坠的样子。
    这可把柳菡他们给看得纳闷了。不过观月峰上张山那一方的人却是在心中叫好不已。
    雷门之中灵族之语再现:“下方可有我雷族族人?”
    石武没有回应,只是默默地看向空中。他已经可以确定风鸢宗将又多一名元婴修士。
    或许是行天劫的雷灵未听到下方有族人回应,是故那如约而至的第三道淬体天劫还是恢复了先前的标准,但也仅仅是与年蓉应第一道天劫时一样的三丈粗蓝色雷霆。
    第三道雷霆落下,空中的雷门向上关闭,里面的雷灵还是想看看下方是否有族人隐藏。谁知它看到的却是姜谷生在无数雷蛇的撕咬下口吐鲜血向下落去。
    “看来是我感应错了,这等废物如何能被我雷族看上,应该是哪个雷灵根人修使用的某种雷系封印术法。”雷门在这雷灵对姜谷生的评价之中紧紧关闭。
    空中黑云迅速散去,下方风鸢宗门人脸上表情各异。
    柳菡一众是错愕,而张山他们却是狂喜。
    谁知那吐血落下的姜谷生突然直直地定在空中,他抹去嘴角好不容易挤出的鲜血,纵情嘶吼道:“我是元婴修士!我是元婴修士了!”
    一股股元婴境的灵力威压散开,让空中那些飞着的风鸢宗弟子都不得不降下去。
    石武以雷霆咒印传音道:“差不多行了,后面还有正事。”
    姜谷生不敢违逆地立刻收回元婴灵压,瞬移来到观月峰山顶。他对此间柳菡等人作揖道:“掌门,诸位掌座,姜某已成功晋升元婴境。”
    柳菡等人皆是面面相觑,在他们认为姜谷生必定能渡劫成功时他口吐鲜血昏迷落下,在他们以为姜谷生渡劫失败时他却又生龙活虎地在空中放声大叫。而从其能够瞬移可以看出,姜谷生是货真价实的元婴修士。
    此时如丧考妣的张山等人和其他几峰的金丹筑基修士都飞至观月峰山顶,他们在对柳菡等人行礼后都看向了姜谷生。
    唐一卓已经从袖中玉简内知晓了前情,他主动说道:“今日可真是热闹啊,大家都来了我观月峰上。柳师姐,麻烦你召集还未闭关的门人,让他们齐聚演练场。我有件大事要宣布。”
    张山见先是姜谷生晋升元婴修士,又有唐一卓说的大事宣布,他心中生出一股不妙之感。他假意上前关心道:“唐师兄,您身子还需静养,不宜外出啊。”
    唐一卓笑着道:“张师弟有心了,也许是张师弟上次敬我的酒起了效用吧,我这段日子身子骨好了许多。今日恰逢姜师弟升修至元婴境,我就想着让风鸢宗喜上加喜。”
    柳菡也在此时出言道:“各峰掌座长老通知未闭关的门人弟子前去演练场。就说除了晚间为姜师弟庆贺的元婴酒宴外,观月峰掌座还有大事宣布。”
    周演等人齐齐作揖应和。
    柳菡走去唐一卓身旁道:“唐师弟,我带你和云侄女瞬移过去。”
    唐一卓指着石武道:“不用了,我以前可没少带这小子飞,现在也该这小子多带我飞几次了。”
    石武却之不恭道:“那我和唐仙人一道。”
    石武说着就带唐一卓御空飞起,唐云随后跟上。
    姜谷生并未瞬移过去,而是像随从一般跟在了唐一卓和石武身后。
    张山与聚过来的几名观月峰心腹传音商议,他们没有直接飞去演练场,而是先回去了各自洞府。

求小说网(m.qiuxiaoshuo8.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自求吾道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qiuxiaoshuo8.com